IKI

Born to die we're born to lose. Blind to beauty and blind to love.

新宿特典 ~まるで神様のギフトの如く~  D'espairsRay同人

 我就发发 没填。

 嘻~








 

~新宿特典~  

 

 

 

 

“NE,NI~CHAN”

是夜,金发修长的男人裹着绸质的浴衣在新宿街头的电话亭里用靴底碾着从纤细手指上滑落下来的黑钻戒。

 

“讨厌啦……ZERO你都不理我……”

 

“白痴我在开会。”

 

“开会啊……哦……我想告诉你……妈妈……死了哟。”男人浑身的骨头像被抽掉了似的依在玻璃上叼烟。

 

“……”对话那端明智地结束通话。

 

吐掉嘴里的烟。

 

“什么嘛……”名叫KARYU的金发男人摇摇晃晃推开电话厅的大门转而抱住路人甲。“呐呐呐……你要么~从妈妈手指上切下来的哟。”

 

看来是滑落到地上的钻戒被重新捡起并套进了一截女性的断指上。路人暗骂着脏话大惊失色地掉头就跑。

 

“呵……哈哈哈哈……”疯笑。陡然转身,森寒的双眼一片漆黑,“看什么呢?都出来啊!”

 

几个戴着墨镜的保镖从暗处现身。

 

“末村先生……是吉田老大的吩咐。”

 

而这位闲得慌满大街乱滚的末村先生如果没有保镖跟着的话大概已经不知道被路人几拖去旁边的巷子里奸杀上多少回了吧。

 

 

 

二十四小时被监视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在帮会里躺在老大身边看见自己家那个闷骚的哥哥一脸机械的样子更是让他想砸了眼前那瓶1990年份的廉价CHATEAU D'YQUEM。

 

于是他砸了,砸在了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半秃的头上。事后他眨着无辜的眼睛躲在吉田老大的身后看着他们把那半秃送进停尸间。笑得甜腻腻地看向ZERO,那男人仅仅用余光瞄了他一眼。

 

“KARYU……”年过四十的吉田老大发话,房间四周的喧闹嘈杂顿时安静了许多。

 

“嗯?”好听的轻声鼻音。

 

“不要闹了。等会我还有事要忙,让ZERO送你回家吧。”

 

KARYU斜眼看右上角的ZERO。帮会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再加上他们平时就连眼神对视的机会都少得可怜,这种微妙的关系就更不会被人发现。

 

“好吧,不过要你亲我~”

 

吉田组的老大就在无视众人的情况下吻了这个脸皮厚得近似于透明的KARYU。

 

ZERO就看着KARYU向那满脸横肉的老男人索吻到气息不稳的地步,强烈的违和感和恶心的感觉让他恨不得马上就冲去厕所把晚上吃的东西全吐出来。

 

 

“切……那个死老头,还说有公事。”一出民宿大厦,KARYU就开始嘀咕。“刚才你看到在电梯里的那个妞了么,十七八岁,胸围至少有E耶,老头子就好这口。”

 

“呵……这么说起来那老不死的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货色?”ZERO冷笑。

 

KARYU顿时装乖巧样搂上他的手臂,“因为我乖嘛~”

 

“收声吧你,话精。”

 

 

 

回到KARYU的住处,推开房门,一股熏天的臭气扑面而来。ZERO杵在原地看着躺在地毯上的陌生女性尸体。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肚子从中间被切开,死了大概超过三天了。

 

“妈的你又搞什么?!”

 

“你不都看到了么,还问我干嘛?”KARYU无辜地翻着白眼翘腿坐到马桶上对着手镜扑粉补妆,并不忘整理几簇金色的卷毛。“三天前我就打电话给你了,你又说你在开会不理我。”

 

“……等我找人把尸体弄走,今晚你睡旅馆。”ZERO还记得上次他在KARYU的冰箱里看见他几个帅哥同事的“部分”时的狂躁。

 

厕所里的人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地掏出唇膏刚要往嘴上抹。

 

“草你妈的!适可而止啊!”ZERO伸手抽了一巴掌在KARYU脸上顺道抽歪了唇膏的方向,黑色外壳的奢侈品斜线飞进储满了脏水的浴缸里报废。

 

“我妈就是你妈,而且,妈妈不是就在外面吗……”瘫在抽水马桶上的男人往后靠去,被打红的一边脸在暗红色灯光下就像胭脂,精致得虚伪。“那你去操啊……呵呵……”

 

ZERO放弃与他说理,转身出去拨通电话给手下让他们来清理。否则他不怀疑自己会把KARYU漂亮的脸蛋按进抽水马桶的可能。

 

“今晚我睡你那里……”耳边传来濡湿的气息,腰肢被一双充满了蛮力的手搂住。央求的语气里满是撒娇的甜味。“不要把我扔在旅馆……除非……你清理尸体清理到上瘾。”

 

“……只要你不在我家里制造尸体在哪里都好啊。”不知不觉中,KARYU微凉的手臂像藤蔓那样缠上他的颈。

 

在他们身后,地毯上不明身份的女尸遇到温度的变化正缓缓侧过曾经美丽过的面庞。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有恋尸癖……ZERO。”

 

 

 

 

 

TBC

 

 

 

 

不知不觉间,ZERO夹在手里的那支烟已经烧到了尽头。床上那个先前还闹着不要睡觉的KARYU已经抱着被子死死地睡着了。

 

被烟熏过的手指轻擦上KARYU的脸颊。

 

再点一支躺着看天花板。真想把旁边的人从床上踢下去。

 

第二天醒过来身边的人就不见了,他妈的想想也不知道他又跑去哪里疯了。而自己却要苦命地做那些重复枯燥的工作。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烟熏死自己,或者,找个女人来打发一下裤裆里急需解决的生理问题。

 

刚套上裤子撒了钱给身边的女人,又顿了顿多加了几张票子。

 

“那个,你的衣服,能卖给我么?”

 

看见了女人无语的斜视后,ZERO抿着地嘴角的又多了那么几分之一的笑意。

 

“啊,不介意的话你穿我的好了。”

 

卷了钱穿着男装的女人抓了抓凌乱的卷发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用KARYU随手丢在他家的化妆品收拾完自己的ZERO准时出现在吉田组的例行宴会上。

 

KARYU那个白痴每次除了会在他家墙上留下一串莫名其妙的脚印之外,就只会到处乱扔这些女人会用的东西。

 

新宿那边说是宴会,也不过就是随便挑了家新宿最贵又是最脏的地下酒吧给老大家的儿子庆祝成年的生日罢了。

 

途中路过路边泛着粉红色霓虹灯光的LOVE HOTEL时裹着大衣的ZERO才注意到一群同性直勾勾地在盯着他大衣里粉白粉白的大腿看,嘛,也难怪,他坐在美容院里一下午才染好的那头恶俗的金发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让他自己恶心。

 

越让自己恶心的东西,就越多博得周围多数人的喜欢,这个是ZERO所认为的不变的流氓定理。

 

在五颜六色照射着地通往酒吧的底下阶梯上,ZERO将脱掉的皮草大衣随手轻轻放在前台,露出里面今天早上那个女人留下的吊带袜和女王皮装。

 

草。自己都觉得恶心死了。可是很成功的,他们BOSS的视线正朝着浓妆到完全无法辨别身份的ZERO身上。而在BOSS旁边的KARYU则死人状摊在大衣里面抽着烟一脸面无表情地锁定着他落在ZERO大腿根部的视线。

 

“你,谁啊?” ZERO不怀疑仰着头正在问他话的KARYU那种痴呆外加恍惚的视线是不是代表他就要射了。

 

 

 

午夜一点半,那个老男人死在洗手间隔壁的杂物间里。被钢丝切成一块一块,面色安详。

 

ZERO在拭去精美的银质凶器上的血迹时看到组长家那个在大脑上还算年幼儿子HIZUMI推门进来。

 

“别叫…”反锁上门的同时将年轻的男子压在门上。事先准备好的银色针头插入男子的手臂里,推入。

 

自己父亲的尸体就倒在自己脚边,男子只是开口问了一句。

 

“ZERO…?”就开始蹭着墙虚着眼睛往下倒。

 

“不是ZERO,是MICHI。”ZERO歪着头在HIZUMI颈边笑道。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被认出来。

 

 

HIZUMI醒来时看到一个头发长度比昨晚那家伙还要再长一些的金发男人一脸无表情地看着他,下一秒,就觉得脖子被自己的衬衫勒得窒息,身体被狠狠撞到了墙上。

 

因为很不巧的,KARYU回ZERO家来拿自己的东西的同时就看见了躺在ZERO家床上的这个少年。

 

而且还他妈的还是那个死老头的儿子。

 

“呵……我应该和你说什么?HIZUMI酱?生日快乐?”是扭曲又轻蔑的笑脸。KARYU露出的犬齿就像随时都可以咬断他的脖子。

 

下一秒,KARYU甩门的声音几乎就把在厨房弄早餐的ZERO给震聋。

 

“起来,吃早餐了,HIZUMI。”把头发不厌其烦地染回黑色的男人从厨房端着盘子走回卧室。。

 

 

 

 

 

TBC

 

 

 

 

 

下午四点二十五分。花店外的电话亭。

 

“昨天你去哪了?老头子嗝儿逼了你知道么?”随手拿大衣蹭着眼角的鳄鱼眼泪。

 

“又用公用电话?你手机被监听了?”

 

“我怎么知道……今天晚上还有守灵……我不想去啊我不要去啊!!!”

 

“妈的耳朵被你吵聋了……我会找人保护你的安全。”

 

“安全?我杀了悦二、久美、累藏……老头子一死下面那些人根本不会放过我……”

 

向窗外看去,东京塔还没有亮。

 

“晚上过来吃饭吧…就这样。”末了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挂断。

 

 

“末村桑不来么?”餐桌前,HIZUMI低头问。

 

“咦?他有说过要来么?”转身整理碗筷,停了一下,“HIZUMI,不恨我么?”

 

“嗯。反正我也不喜欢爸爸。”放下筷子的手轻轻发抖,然后露出天真灿烂的笑。

 

蹲在HIZUMI的颈边,轻轻揉他的头发,ZERO看到少年透明的眼睛。

 

近似于没有虹膜的那种透明。让人产生就算他闭上眼睛也会有红色浓稠溢出来的错觉。

 

“吃饱了么?”

 

“嗯。”

 

 

 

守灵当夜,组长生前最疼爱的末子拒绝了东京以外所有堂口的吊唁。

 

躲在自己家打电动的KARYU听身边人说当他们拖拖拉拉赶到宅邸时,闻到的不是香火味而是火药味。当时只有一群刽子手从内厅大堂蜂拥撤出。

 

原先组长的位置上坐着一位黑发少年,少年脚下,横尸遍地。少年身后,是那个叫ZERO的黑发男人。

 

当时男人的脸上溅满了血,却露出了娼妓般的笑靥。

 

“当时的场景真的很恶心啊…他门大概杀了组内三分之二的人!连那些新入团的小孩子也不放过!真没想到那个男人会做出这种事情,我看也是他找人做掉的老大!”

 

“那个男人?哪个男人?”

 

“就是…ZERO…”

 

夜晚的天台,风大而漆黑。二十楼下面却是灯光璀璨。肮脏而闪亮。

 

“啊~是ZERO。”了然而深长地笑的同时拔出男人衣服里的枪支放在眼前摆弄,提起男人的领口,“你不就是他派来监视我的?”

 

一提一挥之间,西装革履的男人前一刻惊恐的表情还在眼前,弱干秒后就以垂直的高空坠落姿势肝脑涂地。

 

“矮油……真恶心。”无辜状看着闻风冲上楼的另外三个男人。

 

“对吧?”陡然变低沉的嗓音,KARYU从阴影中走出,对其中一个消瘦的金发男人好看地笑着,对街大楼楼顶的发光广告牌却把他阴郁的侧脸打得忽明忽暗。

 

“你叫什么?”一脸老实样地把枪交到对方手里,并不忘玩弄对方修长得硌人的手指。

 

“太田。”

 

“我问名字。”

 

“KENJI。”

 

“ZERO不是这样叫你的我记得。”

 

“是。”

 

“TSUKASA?”

 

“是。”

 

“走吧~TSUKASA,换衣服,我们去喝酒~”KARYU就这样拉着TSUKASA有说有笑地走了,留着TSUKASA的两位同事看着楼下同事的尸体愁得慌。

 

TBC

 

 

 

 

☆*゚ ゜゚*☆*☆*゚゜゚*☆*☆*゚ ゜゚*☆*:--☆--:*:--☆--:☆*゚ ゜゚*☆*☆*゚゜゚*☆*☆*゚ ゜゚*☆ 【射射你哦!这么多闪闪发光的星星是怎么回事啊童鞋!!】

 

 

 

 

 


 


感天动地【手帕捂脸泪崩】

高晋:

我会救您。

突然想到十多年前一个坑

怪不得 

我说怎么文里面那句 他的视线穿过他 直抵身后的墙

这句话那么耳熟。【激光眼!biubiubiu】

原来十多年前这句话拿来写葵的。

他看丽。


感覺流鬼就是那種會虛偽而慈悲地笑著對葵說,
「你敢碰麗的話,我就殺了你。」的人。
但是他自己也無法抱那個人。
喪盡天良的事情做多了ED啊。

失去靈魂贏得名聲
失去愛人贏得權利
痛苦忠貞愛不敢愛恨不能恨

#春逝# 流鬼。

妈的 又开始想看洪晋洪了